当前位置:首页 » 交流互动 » 教学互动 » 文章内容

海外汉字教学需要改革(9)—结束语

  • 时间:2014-09-28 17:19
  • 作者:黄金城

    拿重新设置的九笔画跟传统的笔画相比,表面看来没有多大差别:新笔画的名称都来自传统笔画(包括基本笔画和派生笔画),新老笔画的数量也大致持平①。但是细究内涵,其实全然不同,这是由于九笔画源自图形分析造成的:

    第一.改变了笔画的定义,没有必要再区分“基本笔画”和“派生笔画”

    第二.笔画设置的依据是几何图形和坐标。运用这些手段讲笔画,非常清晰易辨,不会因人而异。长期纠结不定的规范和统一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。

    第三.提出“长笔画”“短笔画”“合用-延长”“依附性”等概念,规定“笔向”,提示不存在“圆形,三角形,圆点”。这些内容在过去的对外汉字教学中往往不重视,或者根本

不提及,但是实际上对学生辨识汉字非常有帮助。

    第四.取消“折”笔,因为这不是一个特定的图形;同时把传统放在派生笔画里的“斜”和“弯”(如“斜弯钩”之类)独立出来,设为一种笔画,因为它们都对应一个特定的图形。

    取消了折笔,传统的复杂笔画的称说就可以简化,如:“口”就是“竖横竖横”,“乙”就是“横斜弯横钩”。

    由于从外国学生认知特点出发,依据图形分析设置笔画,笔画理据显得简单明确无争议,学生很容易理解、掌握,因此可以降低汉字教和学的难度。我们曾经在几个不同的班里试讲过有关内容,结果非常令人振奋。我们的做法是,首先介绍汉字形体包括三种图形,即线形、尖形和点形,然后学生就可以自行推断出笔画的种类。比如“线形”,学生就会说出“平、直、斜”,“圆形,小圆点,弧线”,还有“波浪形”“三角形”和“多边形”等。只要向学生说明汉字没有“圆”和“圆点”,其它很多图形也都可以分解,那么便只剩下“横、竖、斜、弯”等四种笔画。配上字例,一边讲一边让学生辨认和区别图形。在这个过程中,学生们的智慧和已有的知识都得到充分的发挥,他们对笔画的理解和记忆非常轻松,而且趣味盎然。尖形和点形笔画的教学过程大致与此相同。这与之前学生跟在老师后面,全然被动地照样画葫芦的场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 事实证明,新设置的九笔画概念易教、易学、易记、易用。

    改用九笔画,可能会产生两个疑问:

    第一,如果学生学写汉字,就要学习传统的笔画规则。这样不是会加重负担添麻烦吗?

    这是一个误会。九笔画把复杂笔画简化之后,笔画的称说方式有所改变,老师可能会不习惯。不过字形并不改变,所以并不会妨碍学生学写汉字。

    第二,采用新笔画,既改变了笔画的种类与名称,又改变了笔画数的计算,会不会影响学生查检汉字呢?就我们所知,普通的海外学生并没有使用笔画(笔画序或笔画数)查汉字的习惯和实际需要,实际上也没有这样的能力。至于那些汉语水平比较高、确实需要使用笔画查检汉语工具书的中文系汉语专业的学生,通过相关课程的学习,很容易就可以掌握传统的笔画概念。

    海外汉字教学必须改革创新,必须改变内外不分的现状,必须找到适合对海外学生进行教学的理论与方法,才有可能突破汉字难的困局,从整体上改进汉语教学。在学会秘书处的关心和热情支持下,从去年开始,我们在本栏目连续刊发了十篇文章,即《谈海外汉字教学分“两步走”》和《海外汉字教学需要改革》(1-9)。写作这些文章的目的,就是为破局而作的一个初步尝试②。希望能得到对外汉语教学界的各位学者老师的关注和指教,更期盼海外汉字教学彻底脱掉“瓶颈”的帽子,有力地推动汉语国际传播走上更高的台阶。


注释

① 很多教材都采用八笔画(具体名目不一),丁西林(同前)采用“竖横撇捺挑点(主要笔画

弯曲钩(次要笔画)”共计九种。所以可以说新设置的九笔画与传统说法的数量“大致持平”。

② 本文写作中,曾经听取过万业馨教授、周健教授以及同人同好们的意见。对他们的批评指点,在此一并表示真诚的谢意。


参考文献

丁西林(1956) 汉字的笔画结构及其写法与计算笔画的规则,《中国语文》,第八期

黄金城(2013) 《汉字ABC》,上海: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

王凤阳(1989)《汉字学》,长春:吉林文史出版社

万业馨(2012)《应用汉字学概要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

周  健(2007)《汉字教学理论与方法》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


作者简介:黄金城,上海外国语大学退休教师。世界汉语教学学会永久会员。

通讯地址: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  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